董登新:*ST信威借壳套牢了谁?

时间:2019年09月03日 14:55:01 中财网
  ——全国社保基金110组合也中招
 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
  
  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年,原来是的核心子公司,自主研发过scdma(大灵通)、td-scdma和mcwill三大国家和国际无线通信技术标准,曾经风光无限。

  “壳公司”:中创信测。2003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,2005年、2012年曾先后出现过两次年度亏损。截止2012年底,中创信测每股净资产为3.22元,每股未分配利润为1.01元,当年营收仍维持在历史高位2.48亿,总股本1.39亿股。应该说,这一个袖珍的“壳公司”,而且基本上是一个干净的“壳”。

  2013年9月,信威集团获得由A股壳公司“中创信测”注入的268.8亿股权,并于2014年9月完成借壳上市。自2014年9月26日起,中创信测变更为“信威集团(600485)”,公司证券代码不变,仍为“600485”。

  2013年9月27日信威集团股票拉出第一个涨停板,并连拉12个涨停板,股价从此前8.45元一口气猛拉至26.53元,12个交易日涨幅超过200%。

  2013年9月前新进入的股东,包括王靖等39名自然人,以及大唐控股等20家机构(大多数为PE),在12个交易日内都实现了账面市值翻番的增长。

  2013年年报显示:公司每股收益0.107元,每股净资产3.33元,每股未分配利润为1.11元,当年营收猛增为23.58亿元,相当于上年度的近10倍!而年末总股本则变更为29.24亿股,相当于上年末的21倍!股本扩大20倍 ,而营收仅增长8倍多!

  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,公司连续三年净利润分别约为18亿元、19亿元、15亿元,对应的每股收益分别高达0.67元、0.65元、0.52元。这三年的营收分别约为31亿、36亿、31亿。

  2016年12月23日,网易财经发布的一篇题为《信威集团隐匿巨额债务,神秘人套现离场》的长篇报道揭露了柬埔寨信威的实际运营状况,并推测已经有部分股东通过减持套现巨额财富。信威的股价当天迅速跌停。在接到上交所的问询函后,2016年12月26日,信威集团紧急停牌了旗下的股票和债券,报收14.59元,当日跌幅为9.99%。

  停牌4个月后,2017年4月26日,信威集团对上交所关于相关媒体报道事项的问询函进行了回复,同时公司宣布拟筹划资产收购重大事项,继续“无限期”停牌。

  2017年和2018年公司两年的财务指标快速恶化:
  2017年:每股收益-0.60元,当年亏损17.54亿元,营收从上一年的30.88亿元猛降至6.47亿元,每股净资产3.42元,每股未分配利润为1.51元。

  2018年:每股收益 -0.99元,当年亏损28.98亿元,营收进一步降至4.99亿元,每股净资产为2.44元,每股未分配利润为0.52元。

  2017年度和2018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负值;与此同时,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向公司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《信威集团2018年度审计报告》。公司同时触发了两个退市风险警示条件。

  2019年4月30日,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,股票简称改为,股票代码600485不变,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%。

  2019年上半年:公司每股收益蹦极至-5.319元,上半年亏损155.52亿元,每股净资产-2.88元,严重资不抵债,上半年营收进一步萎缩至1.22亿元,每股未分配利润-4.80元。目前公司主业基本“停摆”,公司账面累积亏损-140.3亿元,公司资不抵债金额高达-84.14亿元,仅次于(已被暂停上市),名列垃圾股第二位。

  连续三年亏损(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)已成定局,无人能够扭转。按既定规则,2019年年报披露后,将被“暂停上市”,已是无法改变的结局。但如果2020年公司能够扭亏为盈,则有可能在2021年“恢复上市”,否则,就会终止上市。从这一规则来看,退市似乎还有一段路要走。

  然而,“一元退市法则”却可以让提前结束这种苦难煎熬,由投资者“用脚投票”,直接让它无条件终止上市,提前退出市场。这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。

  下面我们仔细看看的股价走势会是怎样的?

  2015年6月2日,公司股价曾创下历史最高价68元。随后一路向下狂奔,2016年12月23日收盘价14.6元,次日开始无限期停牌,连续停牌长达两年半。

  其间,上证综指经历了一年的单边反弹行情,从2016年12月23日3100点缓步攀升到2018年1月29日3587点;随后又经历了一年的单边下跌行情,从2018年底的3587点一路下跌至2019年1月4日2440点。然后,在3个月内强力反弹至2019年4月8日3288点,3个月内大盘暴涨34.75%。这一切行情,的投资者都错失了“逃生”的机会。

  在经历了900多天的“超长时间”停牌后,2019年7月12日首次复牌,开盘即巨单打跌停。截止2019年9月3日,已连拉38个跌停板。下一个跌停板,股价就会跌破2元,即沦为一元股。究竟要连拉多少个跌停板?目前似乎还看不到打开跌停板的希望。

  比较极端的情况是:如果投资者“用脚投票”一口气将其打至1元以下,就很有可能进入“一元退市”通道,提前退市,而不必等待连续3年亏损暂停上市,更不必等待连续4年亏损终止上市。这是超级垃圾股或僵尸企业快速结束痛苦与尴尬的最佳选择。

  下面我们再看看深度被套的大股东都有哪些?

  因为公司股票从2016年12月26日开始一直停牌,凡是停牌前未能逃跑的股东全部深度被套。直至2019年7月12日,首次复牌交易,已连拉38个跌停板,至今未能打开跌停板,因此,被套前十大股东名单全部准确地披露在2019年上半年报告中,这正是至今仍被套的主要股东。

  借壳套牢了谁? 被套牢的大股东,首先是两大限售自然人股东,王靖和蒋宁,二人共计持有10.2亿股,占总股本的比例为34.93%。此外,在被套的前十大流通股东(见表2)中,包括了自然人王勇萍持股1.593亿股,科技产业控股持有1.078亿股。不过,这里还包括了两个重要而特殊的角色:一是公司(从事转融通业务)持有5328万股; 二是全国社保基金110组合持有1565万股。首次披露全国社保基金110组合持有,是在2016年信威集团年报中披露的。二者的持有成本都在15元之上,很显然,这些深度被套的公司都将蒙受巨额损失。

  十分巧合,在2017年10月疯牛冲顶6124点后,2008年1月名流置业以15.23元的:“头部”价格定向增发,全国社保基金111组合当时持有名流置业股份1288.80万股(未参与定向增发);而全国社保基金112组合参加定向增发后共持有名流置业股份6983.86万股,占该公司总股本的9.13%,社保基金112组合成为名流置业的第4大股东,并同时“成功”晋级为第1大流通股股东!当年底名流置业股价跌至2.84元,后来最低跌至1.61元,目前股价2元多。这是名流置业与全国社保基金曾经发生的另外一段故事。

  名流置业的命运十分类似于信威集团。1999年名流集团借壳幸福实业,结果没能救活幸福实业;2002年名流集团成功借壳云南华一投资,更名为名流置业。2014年2月,在大股东及主业没有变化的背景下,名流置业更名为美好集团。


  另外,不可避免的是,一些基金以ETF的身份进入,也躺着中枪,被深度套牢,不过,由于ETF都是指数复制的组合投资,自身具有风险分散的功能,因此,指数基金介入部分损失都不算大。(新.浪)




  中财网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